1994年世界杯输球之罪

hexjlxm 世界杯知识 2021-12-22 18:58

足球可以使它的神灵高高在上,也令他们暴露在信仰者们的报复之下。带上足球、身穿具有国家颜色的球衣,球员们就代表着国家奔赴遥远的战场为荣耀拼杀。如果他们失败而归,国家的勇士马上会变成堕落的天使。1958年在埃塞萨机场,人们用硬币迎接在瑞典世界杯上表现糟糕的阿根廷队员的归来;1982年世界杯,卡泽利在比赛中罚失了点球,回到智利后人们令他的生活举步维艰;10年之后,埃塞俄比亚队以1:6惨败给埃及队,几名埃塞俄比亚队员向联合国请求保护。

1994年世界杯输球之罪

1994年世界杯输球之罪-世界杯直播

我赢故我在,如果我输了,那么我就是一片虚无。毋庸置疑,在那些国家位置要依靠足球来确定的穷国小国,国家队的队服已经成为集体身份最明确的象征,不仅如此,当英格兰队在1994年世界杯预选赛中被淘汰时,《镜报》头版头条的标题是:“世界末日”,用的是重大灾难才使用的特大字体。

足球世界同其他世界一样,不允许失败,在这个世纪末的时代,失败是唯一不能救赎的罪恶。1994年世界杯期间,一群狂热的球迷烧毁了失败的喀麦隆守门员约瑟夫·贝尔的房子,而哥伦比亚球员安德雷斯·埃斯科巴在麦德林被枪杀,埃斯科巴在世界杯比赛中不幸打进了一粒乌龙球,这是一个不可饶恕的叛国行为。

我们应该为此而责怪足球吗?或者我们应该责备那种只看重成功的文化,批评职业足球所反射出的整个权力系统?足球不是生来就充满暴力的运动,尽管有时它会变成一件用于泄愤的工具。埃斯科巴的被杀发生在这个星球最暴力的国家之一,这不是巧合,暴力并不存在于这些喜欢庆祝、疯狂痴迷音乐与足球的人的基因之中,暴力就像疾病一般折磨着哥伦比亚人,但是暴力并不是出生时就长在他们额头的胎记。另一方面,权力机制才是造成暴力的真正原因:就像所有的拉丁美洲国家一样,不公和屈辱毒害着人们的灵魂,他们身处素有免责传统的制度之下,这传统奖赏不择手段的行为,鼓励犯罪,并将这些注入民族永远的特性之中。

1994年世界杯前几个月,根据“大赦国际”发表的一篇报道,1993年有数以百计的哥伦比亚人“未经法定诉讼程序就被军队及其议会的同盟者处死。这些法庭外死刑的大部分受害者都是政治立场不明的人”。

“大赦国际”的这篇报道还揭露了哥伦比亚警察在“社会清洗”行动中所扮演的角色,“社会清洗”行动,不过是有系统地灭绝同性恋、娼妓、瘾君子、乞丐、精神病人和流浪儿童的暴行的委婉说法。社会把这些人称为“可随意处置的人群”,人类的垃圾应该被消灭。

在这个对失败严惩不贷的世界,他们永远是失败者。

  • 上一篇:1994年世界杯输球之责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