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世界杯一项逃避的运动

hexjlxm 世界杯知识 2021-12-22 18:53

当弗朗哥的独裁统治还在折磨着西班牙的时候,皇家马德里队的主席圣地亚哥·伯纳乌为球队的使命作出的定义是:“我们是一支为国家服务的球队,我们追求的是人民的安居乐业。”

1990年世界杯一项逃避的运动

1990年世界杯一项逃避的运动-世界杯直播

他的马德里竞技队同僚、维森特·卡尔德隆也赞扬了足球运动作为集体麻醉剂的这一功效:“足球使人们免于思考那些危险的事物。”

1993年和1994年,全世界有多家足球俱乐部的经理被起诉犯有不同形式的诈骗行为。很显然足球不仅是藏匿社会矛盾、躲避社会冲突的有效工具,也是不明资产和偷漏税收的藏身之所。

世界上最重要的球队属于球迷和球员,这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在那遥远的年代,俱乐部的主席会提着装有石灰的小桶,拿着刷子绕着球场画线,至于经理,他们最奢侈的行为是为一场在街区酒吧进行的庆功晚宴报销账单。今天的俱乐部是使用财富雇用球员然后卖票表演的公司,在蒙骗国家、愚弄公众和侵犯劳工权利及其他权利方面,他们已经是驾轻就熟,还往往免于受罚。没有任何一家跨国公司能比职业俱乐部联合会国际足联享有更大的免责权,国际足联有它自己的司法体制,就像《爱丽丝梦游仙境》里一样,国际足联这个不公正的司法体系可以先斩后奏,即使时间充足也是如此。

职业足球游走在法律的边缘,在这个神圣的领地它可以无视其他法律,按照自己的法律发号施令。但是为什么法律也应该游走在足球的边缘呢?法官几乎不敢向那些做假账以达到非法目的和完全破坏公平竞赛规则的大俱乐部亮出红牌。事实是法官们知道,如果使用强硬手段,那么他们将会冒着极大的风险。职业足球是碰不得的,因为它太受欢迎了。“经理们是为我们去偷窃。”球迷们这样说,而且他们也相信这一点。

有一些法官已经准备违抗这免责的传统,近来的丑闻至少掀开了这些金融伎俩和骗局的冰山一角,一些世界上最富有的俱乐部玩弄这些把戏已是习以为常。

当意大利佩鲁贾俱乐部在1993年被指控贿赂裁判的时候,俱乐部主席回击道:“80%的足球都在腐败。”

专家们认为他还是太宽宏大量了,意大利的每一个重要俱乐部,从南至北,从米兰和都灵到那不勒斯和卡利亚里,都或多或少和欺诈扯得上关系。他们伪造的资产负债表上隐瞒了数倍于资产净值的债务;他们维持贿赂基金,开办影子公司,在瑞士开设秘密账户;他们不去支付税单,不出钱改善社会安全,相反在根本没发生过的服务上大笔支出;随着这些钱半路消失,球员们进口袋的钱总是大大少于账本上登记的数目。

同样的把戏也普遍存在于法国那些最臭名昭著的俱乐部之中,波尔多的几位经理被指控挪用公款,而马赛队的老板们则因为贿赂对手而被带上法庭。马赛队这支法国实力最强的俱乐部,其老板在1993年球队与来自瓦朗谢讷的球队比赛之前贿赂了对手的几名球员,东窗事发后,马赛队被打入乙级,并被剥夺了法国联赛和欧洲冠军杯的冠军头衔。这出插曲也终结了商人贝尔纳·塔皮的体育生涯和政治野心,他被判入狱1年,以破产告终。

就在同时,波兰的冠军球队莱吉亚队因为操控两场比赛而被取消冠军头衔,英格兰的托特纳姆热刺队披露说他们被要求支付不法费用才能获得诺丁汉森林队的一名球员。英国的卢顿俱乐部则正因为逃税接受调查。

在巴西也同时爆发了几起足球丑闻,博塔福戈队的主席控告巴西职业联赛的经理操纵了1993年的7场比赛,以此从赌球中牟取了少量利益。圣保罗的另一桩诉讼则揭露了一位当地足球联盟的老板一夜暴富,清查他的虚假账户之后,很明显,这些突然获得的财富并非源自他那为足球鞠躬尽瘁的高尚生活,更糟的是,贝利指控巴西足联主席里卡多·特谢拉在出售比赛电视转播权时收受贿赂。作为对贝利指控的回应,阿维兰热提名他的女婿特谢拉进入国际足联委员会。

大约在2000多年前,写下《使徒行传》的《圣经》元老们告诉我们这样两个关于早期的基督教徒的故事:阿拿尼亚斯和他的妻子莎菲拉用虚假的价格出售了一块土地,当上帝发现后,将两人就地处死。

如果上帝有时间关照一下足球,不知道还有多少足球老板会活下来呢?

  • 上一篇:1990年世界杯济科的进球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