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的魅力也成了抓赌风暴的魅力

hexjlxm 世界杯知识 2022-01-05 11:06

2010年元旦后,人们期待的公安部门公布的第三波抓赌案情迟迟没有到来,平静的迹象似乎意味着抓赌风暴已经到了尾声。然而,这场抓赌风暴的演变,就像是一场90分钟的足球比赛一样,跌宕起伏,无法预料。足球的魅力,也成了这次抓赌风暴的魅力。

在沉寂得几乎要令关心抓赌风暴的人们窒息的时候,南勇出事了。这是中国足球历史上的大事件,是迄今为止中国足球界的最强震,几乎超过此前所有足球事件社会影响的总和。

足球的魅力也成了抓赌风暴的魅力

世界杯直播

这件事情发生在2010年1月15日上午,曝光于2010年1月20日,真相大白于2010年1月21日。1月15日,南勇被公安机关依法传讯;1月20日媒体报道南勇“失踪”;1月21日公安部门证实南勇被依法传讯;1月22日国家体育总局闪电免去了南勇在足球运动管理中心的一切职务,水上项目中心主任韦迪“空降”中国足协。

在南勇“失踪”的5天里,中国足协多数官员其实都想到他肯定出事了,只是过于敏感,没有正式的渠道证实之前谁也没有勇气捅破那层窗户纸。南勇究竟是什么时候被依法传讯的?一些迹象能够还原当时的情景。

1月14日上午,中国足协的几名中层官员还一直在和南勇开会,南勇当时没有丝毫要出大事的迹象,他给几名中层官员布置了很多的工作,要求必须在近期内完成,因为2010年的工作在春节之后就必须正式开展,一点也不能耽误。随后,联赛部主任马成全又被南勇和杨一民叫去开会,足协的其他官员看到,三个人一直在研究职业联赛的事情,马成全要做的工作实在太多。那时候没有人相信,南勇第二天就被公安机关依法传讯。

在南勇被依法传讯之前,马成全是和他接触最多的人。2010年1月14日下午,马成全还要飞赴广州参加亚运会足球赛事的相关会议,时间很急,南勇和杨一民给他布置了太多的工作,有些还很急迫。因为亚运会足球赛事的工作非常重要,南勇和杨一民并没有来得及将所有的工作都和马成全协商好,马成全就急匆匆赶赴首都国际机场了。

14日晚上,南勇等人还没有问题,因为那天晚上,很多人都和他们有过电话交流,依然没有要出事的迹象。1月15日上午,足协不少人开始满腹狐疑,包括联赛部、技术部在内的官员,因为几件非常紧急的文件需要南勇和杨一民签字,但是他们的办公室没人,打手机不是无法接通就是关机。中国足协知情官员说,“那时候,本来找杨一民签字的文件,在无法找到杨一民的情况下,就只好找一把手南勇,但是南勇的手机也一直关机。有的文件是南

勇需要签字的,因为文件紧急,有时间要求,希望杨一民能够签字,结果杨一民的手机无法接通。这是极不正常的,因为他们连休息时间都是24小时开机的,不可能在正常上班时间关机。即使是到总局开会,他们也是把手机开到静音,不可能关机的。所以,1月15日,我们就断定他们肯定出事了。”

1月15日下午,找南勇等人签发文件的足协官员,依然无法联系上他们。直到1月15日晚上,都是这种情况。1月16日、17日是休息日,很多和南勇联系的人,得到的结果都是“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没有异议了,南勇出事了。有媒体报道称,马成全1月15日带部分职业教练员培训班的成员前往德国,南勇和杨一民还希望他不要去。实际上,马成全1月14日下午就已经飞赴广州参加亚运会足球赛事的相关事宜,不可能在1月15日还和南勇以及杨一民谈论什么工作。而且,马成全也不是1月15日到德国公干,而是在1月16日从广州回来之后于1月17日飞赴德国的。

对于外界的报道,马成全也一头雾水:“我1月15日的时候在广州啊,和南勇以及杨一民开会谈工作都是1月14日上午。”所以说,外界的一些报道都是道听途说或者杜撰,失真的程度太高。在南勇等人被公安机关依法传讯的时间以及细节上,本文的介绍保证是绝对权威而且基本准确的。

1月18日早上,一些足协官员上班后开始议论,他们都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中国足球出大事了。1月18日傍晚,地方足协负责女足工作的相关人员到足协串门,他们要参加1月19日的中国足协女足工作研讨会。和2009年12月17日突然取消足代会一样,他们得到消息:1月19日的女足工作研讨会取消了。没有能够说服他们的理由,也没有人做出过多的解释。他们也预感:出大事了。因为,南勇和杨一民“失踪”,女子部主任张健强也是可以主持会议的。但是,张健强也“人间蒸发”了。

1月19日,中国足协组织的亚冠联赛会议召开,南勇、杨一民缺席,无人知道他们的去向。不用再猜测了,南勇他们出事了,中国足球出大事了。1月20日,南勇等人“失踪”的消息被曝光,公安部门迅速向新华社证实了南勇被依法传讯的消息。中国足坛地震了,因为一把手的落马,人们推测可能还会引发更大当量的地震。

从法律的角度讲,被“依法传讯”并非意味着就一定有很大的问题,但肯定是有问题已经被查证,剩下等待公安机关取证和调查。这时候,人们猜测,南勇他们究竟有多大的问题,有无问题?

1月22日,国家体育总局罕见地迅速行动:免掉南勇在足球运动管理中心的主任和党委书记职务,调离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在短短的几天内,在公安机关还没有给出具体结果的情况下,总局如此高调且迅疾地处理南勇事宜,意味着南勇的问题绝对小不了,可能会很骇人的。也正是从这时候开始,外界关于南勇的“黑幕”层出不穷:有人传言他的家产超过千万,有人报道专案组在南勇的身上搜出的银行卡上就有600万人民币,关于他在位时的“黑金”交易源源不断,一个良好的形象彻底坍塌……

在南勇被依法传讯的细节上,外界出现了各种版本的描述,甚至出现了“诱捕”的词语。

在这件事情上,公安机关按照程序,在保证不打草惊蛇前提的原则下,在尽量不引起他人注意的前提下,在南勇的地位过于敏感的背景下,公安机关采取了让总局要求南勇等人前往开会,然后在总局完成了法律程序。当时,在场人员,只有总局几位高层领导和专案组的多名成员,连总局领导的秘书都不允许在场。因此,南勇等人被带走的细节,读者们可以展开丰富的想象,不管多么精彩,无论多么刺激,都是正常的。

因为足代会一再推迟,中国足协在足代会的准备上始终无法让国家体育总局满意。在以《章程》还没有完全修改完毕的原因推出之后,南勇的确让薛立和林晓华负责与民政部和FIFA联系,力求在最短的时间内让《章程》符合要求。薛立和林晓华为此还几次到民政部征求意见和建议。一切迹象表明,国家体育总局推迟足代会不是因为“章程问题”。这是一种地道的假象,只是为了稳住南勇以及杨一民。

过早打草惊蛇,他们果真拥有来历不明的巨额财产,会在最快的时间内转移殆尽。所以,那时候一切看上去风平浪静。1月15日上午去总局“开会”的时候,南勇和杨一民的心情还是不错的,他们绝对不会想到,公安机关已经在总局的会议室内布好天罗地网,只等他们去投。

他们到了总局会议室内,看到了总局领导严肃的表情,察觉到了“8?25专案组”的威严。专案组没有过多解释,出具了依法传讯的手续,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按照程序迅速把他们“带走”。南勇被带到沈阳的一家宾馆,这家宾馆周围很安全,辽宁警方经常在这里办理大案、要案。

意外的是,这家宾馆后来被神通广大的媒体发现,并进行了报道。处于安全考虑,专案组在媒体报道后的第二天就转移了地点。此后,关于南勇的信息就完全隔绝。

我们肯定的是,南勇等人在1月15日上午就完全“失踪”,那时候就已经被总局以开会的名义招到总局,并被专案组控制和带走。

  • 上一篇:足代会离奇取消主因是南勇
  • 下一篇:权力不受监督必然导致拉帮结派乡党结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