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2年世界杯异教徒的牺牲

hexjlxm 世界杯知识 2021-12-22 18:39

1985年,以带来不幸而闻名的足球狂热分子杀死了布鲁塞尔海瑟尔体育场看台上的39名意大利球迷,当时英国的利物浦队和意大利的尤文图斯队正在进行欧洲冠军杯的决赛,狂暴的足球流氓们横冲直撞,将意大利球迷逼到了一堵墙边,他们拥挤着,或是互相踩踏或是掉进深渊。这场屠杀和比赛一起被没有中断的电视直播了出来。

1982年世界杯异教徒的牺牲

1982年世界杯异教徒的牺牲-世界杯直播

此后,意大利对英国球迷实行了禁令,即使是那些的确有良好教养的球迷。1990年世界杯,意大利不得不允许英国球迷进入英国队的比赛地撒丁岛,但是在那里的苏格兰场警察比球迷还多,英国体育部也亲自负责监管这些球迷。

一个世纪前的1890年,伦敦的《泰晤士报》就警告说:“我们的那些‘流氓’变本加厉了……更糟的环境使他们的数量剧增……这些流氓是我们文明上一颗丑陋的毒瘤。”今天,这样的流氓仍然借着足球继续干着罪恶的勾当。

无论足球流氓在哪里出现,他们都会散布恐慌。他们身文刺青,酒气熏天,脖子和耳朵上挂着稀奇古怪的爱国主义的饰物,戴着指节铜环,拿着棍棒,一边大汗淋漓地实施暴行,一边叫喊着“大不列颠必胜”和其他一些这个失落帝国曾经的仇恨口号。在英格兰和其他国家,这些凶手还经常挥舞着纳粹的象征物公然表示他们对黑人、阿拉伯人、土耳其人、巴基斯坦人和犹太人的憎恶。

“滚回非洲去!”皇家马德里队球迷的极端分子号叫道,他们以咆哮着侮辱黑人为乐,“因为他们来这里抢走了我们的工作。”

借着足球的名义,意大利的光头党用嘘声对待黑人球员,还称对方球迷为“犹太人”。“艾布雷!”他们大声喊道。

侮辱足球的暴徒就像辱骂美酒的醉鬼,这样的人并非只为欧洲所独有。几乎每一个国家都受到他们的困扰,不过是程度大小而已,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疯狗会越来越多。几年前,智利有着我所见过的最友善的球迷:男人、女人、儿童在看台上展开歌唱竞赛来给自己的球队加油,他们甚至还有自己的裁判。今日的智利科洛科洛俱乐部拥有自己的闹事团伙,号称“白爪”,智利大学队的捣乱分子们则叫“弱势群体”。

据1993年豪尔赫·巴尔达诺的统计,在过去的15年间阿根廷共有超过100人死于球场暴力。巴尔达诺说,暴力事件的数量与社会不公正的行为和人民对日常生活的不满成正比,无论何处,那些因没有工作和没有希望而苦不堪言的年轻人总是比较容易拉帮结派。他说这番话几个月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博卡青年队在比赛中以0:2输给了夙敌河床队,体育场外,两名河床队球迷被枪杀。“我们现在打成2:2,平了。”一名博卡青年队球迷在接受电视采访时这样说道。

在迪奥·克里索斯托莫执笔的一个关于其他时代别的运动项目的专栏里,他描绘了一幅公元前2世纪时罗马体育迷的画卷:“当他们走进体育场时,好像发现了一个迷幻药物的宝藏,他们完全忘记了自我,说话全然不知羞耻,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四个世纪之后,体育历史上最悲惨的一次灾难在罗马发生了。在一场持续数天的两拨狂热分子的巷战中,成千上万的人死亡,据说有三万人,尽管这有点儿难以置信,他们不是足球的球迷,而是战车竞赛的狂热爱好者。

在足球场上,遇难者最多的一次悲剧发生在1964年的秘鲁首都。当时主裁判取消了主队对阵阿根廷比赛最后几分钟的一个进球,一时之间,橘子、啤酒罐和别的什么投掷物带着人们燃烧的怒火从看台雨点般落下,警察用催泪瓦斯和子弹回击,导致人们蜂拥奔逃,在封闭的出口前面,警方的一个炸药炸翻了拥挤的人群,造成三百多人死亡。当天晚上利马街头出现了游行示威:他们抗议的是裁判的判罚,而不是警察的暴行。

  • 上一篇:1982年世界杯普拉蒂尼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