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分析学的今天

hexjlxm 世界杯知识 2022-01-05 11:15

在罗伯托·马丁内斯家中,一台60英寸的笔触式屏幕摆在角落里。这台屏幕与他的电脑相连接,里面装着Prozone最新版的叁。在每场比赛结束回家后,这位埃弗顿队的西班牙籍教练(他即将成为我们这本书中的一位英雄)都会把自己锁起来,花几小时反复观看刚刚结束的比赛录像,而通常他得看上十遍才觉得满足。“当初我在家里安装这台设备的时候,我夫人十分高兴,”马丁内斯告诉《每日邮报》的记者,“因为她心里明白,我需要这样的空间和时间来回归自我。当我找到问题的解决方法之后,我就会豁然开朗!”

马丁内斯绝非行业中的“奇葩”,因为其他很多教练也有这样的生活习惯。如今许多足球工作者依旧沿用这样的老办法。教练们仍然习惯于亲自观看球员的比赛和训练,每天阅读新闻,征求其他管理层和球探的建议,亲力亲为来收集情报和信息。在目前足球发展的新时代,每家顶级联赛的俱乐部为了与主教练互补,基本上都会设立分析部门。它们开始成为主帅的左膀右臂,经常为他们输送肉眼难以察觉的信息,查漏补缺。

在埃弗顿队中,这就是史蒂夫·布朗和保罗·格拉莱的日常职责。作为比赛分析师,他们通常会花很长时间,细致地准备每一场英超联赛。比如考察本方和对方每位球员的进攻、防守情况,为自己的球员准备对位球员的背景资料。比赛之前,他们至少会研究对手的最近五场比赛,结合Prozone提供的数据写出报告。利用这些数据和录像,比赛分析师会观察他们对手的打法阵型、强点弱点,甚至是球员的某些个人癖好、特点。所有这些信息都会被过滤总结出来,交给马丁内斯;之后再由他来归纳提炼,把要点灌输给队员们。

布朗和格拉莱同样会一对一地帮助球员。比赛之前,他们会坐下来面对面地帮助球员做足功课,为他们讲解其对位球员的踢球特点。有时候在大战来临之前,他们俩也会为整个球队一起开准备会。特别是当发现对方的首发阵容出现变化时,更得在比赛开始前多叮嘱两句。每当比赛一结束,埃弗顿的工作人员会立刻开始赛后分析。格拉莱此时会和其他教练一起,把比赛录像反复看几遍,回顾总结比赛中的得失,再通过主教练让球员定期了解到自己的进步和不足,为之后的比赛做出调整。

你很可能会认为这样的幕后英雄必定是在球队的中心位置工作,也就是坐在埃弗顿主帅隔壁的办公室。

其实不然。当拜访埃弗顿俱乐部坐落于利物浦城郊的芬奇农场训练基地时,我们惊讶地发现,他们的办公室只夹在通往用餐休息区的一条小走廊里。这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功能区域,并没有常人想象的那么神圣。即便是仔细观察,也很难找到足以判断这间办公室重要性的蛛丝拢。文件夹靠着台式电脑,摆放在平常的书桌上,而史蒂夫和保罗就坐在普通的旋转靠椅上。这样的办公室平淡无奇,可能出现在任何企业的任何地点。

只有房间一角的战术白板和屏幕上的特殊叁,能够让人察觉出端倪,看出这间房子其实来头不小。

和我们看到的很多其他球队里的分析师一样,布朗和格拉莱只是整个俱乐部庞大运转机器的其中一环。相比其他岗位,他们是这个领域里的“新兴生物”。迄今在足球圈里,依旧很少有人知道到底该如何正确对待他们。他们是主帅幕后团队的新鲜血液,比起助教、球探、理疗师甚至是心理医生,他们的资历尚浅。分析师在球队的地位依旧是个谜。

其实,起初在这一群人刚出现的时候,他们是受到很多人关注的。在第一批足球分析师被正式任命后的十几二十年间,很多数据提供商也接踵而至,逐步满足了主教练对优质信息的无限欲望。

其中第一个出现的数据提供商是Opta体育。这家公司由几个管理咨询师创立于20世纪90年代。他们的初期愿景很简单,就是试创造一种衡量足球运动员表现的指数机制。而当时的另一个目标,正如他们的内容总监罗布·贝特曼向我们谈到的,就是“让这个品牌尽快进入公众视野”。Opta立刻联系了英超联赛,得到了当时的联赛赞助商卡林啤酒的资金支持。与此同时,前阿森纳和英格兰队的教练唐·豪也加入了这支渐入佳境的团队,负责提供足球专业建议。1996年,他们在天空体育台和《观察家报》推出了球员表现指数,并且立刻惊喜地发现:公司收集和处理数据的价值,远不止“球员表现指数”带来的影响力。他们可以把数据销售给各类媒体,之后他们又意识到俱乐部同样对这些信息极其感兴趣。

在Opta成立初期,工作人员一般需要依靠纸和笔,加上反复点击录像机上的暂停和播放按钮,花四小时把每场比赛的分解事件编入程序。而他们当初所关注的比赛分解事件还非常基础:传球、射门、扑救。相比之下,今天的数据复杂度已不可同日而语。就拿2010年拜仁和国际米兰的欧冠决赛来说吧:在那个夜晚,由三位分析师组成的Opta团队,一共记录了2842个事件,平均每两秒钟就有一个被记录。三位团队成员中,一位负责跟踪国米,一位负责跟踪拜仁,而他们早已对这两支球队的情况了如指掌。在刚刚结束的整个赛季,这两位分析师一直跟随着球队,熟悉两家俱乐部比赛里的每一个动作和细节。除了他们两人之外,这个精英团队里还有一位比赛监督,随时指出可能出现的错误或疏忽。

尽管已经成立了十多年,但Opta目前只是这个领域众多开拓者中的一员。比如,被邀请进入史蒂夫·布朗的工作“圣地”时,我们就发现埃弗顿队使用的是Prozone提供的系统。Prozone的基地设立在英国利兹,而公司的发展方向聚焦在帮助检测和训练球员。2011年的夏天,它和法国的一家竞争对手Amisco合并。如今这两个品牌已经稳步发展,成了行业的领头羊。

很久以前,俱乐部依赖于和直接竞争对手建立良好的关系,因为这几乎是唯一获得对手最新比赛录像的方式。但这种竞争对手之间的“相互信任”显得不太可靠。合作的时候,有的俱乐部经常声称自己的比赛录像被莫名其妙地弄丢了。现在Amisco和Prozone这样的公司技术不断突破,不仅早已解决了快速完成比赛分析的问题,还能收集到更多其他数据。

足球分析学的今天

世界杯直播

他们把摄像机架在球场上空跟踪每一位球员,从而为教练员和研究员提供他们梦寐以求的信息:一位球员以什么样的速度跑了多远,进程的流畅度如何影响了比赛,等等。在这之后,数据公司将比赛录像和电脑叁结合起来,可以将每位球员和他们做出的技术动作标识出来。同时,现在也很容易把同一位球员的所有动作,或是对手的所有失球单独编辑出来。现在,马丁内斯就可以舒舒服服地躺在家中的座椅上,用手点击着鼠标,一遍遍观看自己球队的所有角球录像,或是中场球员不到位传球的视频剪辑。

对于上述技术的开发,也绝不限于Prozone和Opta。放眼全球,这样的公司已数不胜数:德国的Impire,荷兰的Infostrada,美国的Match Analysis和StatDNA,等等。

这一切都得益于足球市场的空前发达。不管是教练、球员、管理层、记者、球迷,还是学者,对于这些足球界的数字的需求都越来越大,要求也不断提高。当然不能忽略的,还有依靠这些数据谋求利益的电子游戏制造商,“梦幻足球经理”这样的网页游戏,还有赌场的老板们。

不论是在资本市场或是体育博彩领域,那些习惯于评估、管理和利用风险的从业者,都需要建立极其复杂的预测模型,因此他们需要庞大的数据库。庄家所开出的赔率绝不是一时兴起定下的。他们能够拿到的所有数据都被输送到了计算引擎中,从而计算出应该看好的一方和投注风险较大的一方。这些计算引擎的算法,在资本市场估值时同等重要,而足球正是在这两个领域的交汇点。

就像依靠精准的赔率计算,牟取巨大收益的博彩公司一样(他们还利用这些丰厚收益赞助世界上最赚钱的俱乐部,比如Bwin和皇马的联姻),那些在资本市场风生水起的大鳄也悄然迈入了足球圈。桑德兰、布伦特福德、布莱顿、斯托克城、利物浦和米尔沃尔这些俱乐部都有一个共同点,它们的所有者都无一例外地迷恋数据。如果没有事先研究数据,这些人永远不会花一分钱。

这就是数据的真正力量:它能够改变我们和游戏的关系。老板们不再需要靠主观臆断去辨识自己球队的优劣,去了解他们投的每一分钱是否都有回报。一大堆数据报告在每周一早上都会放在他们案头,或者周日清晨直接发送到手机或是iPad上。主教练也能在每天的训练之后,立刻在更衣室的门上贴出每位球员刚刚完成的跑动距离。

当然还有一些数据可为球迷所用。这些报告经常被发表在报纸上,闪耀于大屏幕前,永久记录在各种网页上,球迷们现在只需要动动手指,按下手机的按键便可获取。所以现在的足球比赛里,任何细节都无所遁形,有一双“天眼”将场上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也难怪前热刺队总监、现任布莱顿队首席执行官保罗·巴伯做过一个比喻:现在的录像分析就好像一次X光手术。现在已经步入了一个可以看透足球队员的年代,而像史蒂夫·布朗和保罗·格拉莱这样的“X光医师”,也逐渐被大众接受并欢迎。

之前完全靠直觉和推测去判定好坏的足球时代已经落下大幕,取而代之的是各类客观的证据。这种变化的意义极其深远,因为对于客观数据的依赖渐渐打破了足球圈的权力均衡。相对于由传统老教练的经验主义统治,足球已经进入了一个全新的精英管理的阶段。

这样的转变,正在威胁传统势力的地位。因为数据时代的兴起,正在告诉这些人,他们过去一直忽略了很多肉眼看不到的东西。从这种角度来说,足球其实和宗教有些类似:长期以来一直有一种认知,那就是如果想要成为一个真正出人头地的人,你必须出身于贵族家庭,并从小开始接受洗礼。而各种各样的教条和规矩,会一直萦绕在你的整个人生里。

但假如能够学好数学和统计,就能让每个人出人头地,那么旧时代的人们就会变得越来越没有地位,甚至开始受到各种质疑。如果现实生活中有神父和教徒,那作为《数字游戏》的作者,我们扮演的角色就是帮助你成为打破旧习的人,成为足球圈“反经验运动”的一员。

这也可能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了分析学在进入足球这个新领域时遇到的阻力。

在最近一个转会窗口开始之前,我们收到了一个俱乐部的委托:帮助球队在某些“特定方面”补充实力。在完成这个项目之后,我们很高兴地看到董事会十分认可我们的成绩。但球队的主教练对我们的工作却不太买账:“数据不能告诉我应该买谁,因为这些数字不能测量出球员的心脏有多大。”

在运用数据解析一些比赛的时候,我们也碰到了同样的问题。“有些教练只相信眼见为实,”一位英超的比赛分析师告诉我们,“他们喜欢自己看录像,并且亲自跑到球场看尽可能多的比赛。”

这种不愿意接受新兴科技的现象,不仅发生在英国。

科隆体育实验室的主管鲍里斯·诺特森向我们展示了目前职业足球最先进的一个分析项目。科隆俱乐部从15个国家雇用了3位全职分析师,30位兼职分析师。他们分别在青年队、预备队和一线队收集并研究各类数据,如对手球探报告和球员身体素质等。参观完这个让他引以为傲的大型项目后,他又谈起另一个工程。作为一个联合项目的主体,德甲一、二线联赛的俱乐部都能够拿到由Impire提供的比赛数据,而这家公司和Opta及Prozone/Amisco使用的是近似的技术手段。尽管数据库每周更新,不过很少有球队真正信任并使用它。他们不希望足球简简单单呈现在一沓表之上,更情愿用自己的眼睛去真实感受。

“用传统医学来打个比方,当前足球分析的发展程度,就好像还停留在用水蛭放血的阶段,”Match Analysis的创始人马克·布伦克哈特先生说,“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停止工作和进步,而是要意识到我们现在知之甚少。”

  • 上一篇:足球分析法的“核心圈”
  • 下一篇:铁翼司令:足球分析学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