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把南勇妖魔化

hexjlxm 世界杯知识 2022-01-05 11:10

不能把南勇妖魔化。

像多数贪官污吏一样,让他们失足的是权力的膨胀,以及权力膨胀带来的个人私欲的无限膨大。对于人性本身来说,南勇绝对不是坏人。南勇想干事,也有干事的能力和魄力。只不过,人性的善良抵不过权力的暴戾,心灵最终被扭曲。

南勇被刑拘之后,他的心理状态我们无从知晓。要紧的是,他的落马,瞬间让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破碎。破碎的不是婚姻和亲情本身,而是一个家庭的完整和那种人人羡慕的欢乐。在人类的悲剧历史上,没有什么能够超越家庭的悲剧,这样的悲剧足以摧毁任何一个坚强之人的神经。

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事情撕碎了给人看。家庭悲剧,就是把原本的幸福美满,用刀子像割肉般一块块割碎。

当然,悲剧之后,幸福可以重建。但是,重建的过程,就是更加痛苦的历练。所以,世界上几乎没有什么灵丹妙药,能够让家庭的悲剧化为喜剧。当南勇在2010年1月15日被公安机关依法传讯之后,南勇的夫人就开始在国家体育总局和检察院之间奔波,她想知道,自己的丈夫究竟犯了什么事,能不能尽快看到曾经朝夕相处的南勇。站在一个女人的角度,她的想法很简单,她仅仅是从一个家庭、从一个女人、从一个妻子的思维状态行事的。她

不想让家庭破碎,不想让自己正在上高三的儿子,在还没有走上社会的时候,就必须承受足以让人坍塌的晴天霹雳。

她开始不相信,然后瞬间失去精神的支柱,一夜之间尝尽所有的人世沧桑。当公安机关和司法部门的人士出现在她家的时候,她知道天已经塌到尽头。被刑拘的南勇,或许突然就有了心灵的感应,想必早就悔不当初。他应该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家庭,而不是铤而走险。当眼前出现妻子熟悉的面容,儿子阳光般的笑脸,家庭数不尽的欢乐,南勇是什么感受?

不能把南勇妖魔化

世界杯直播

万箭穿心!

历史早就告诉我们,铤而走险的代价究竟有多大。

或许南勇早就厌倦了足球圈内的江湖习气,抑或他想早早脱离足球这个是非之地,当国家体育总局在2009年1月14日的党组会议上通过关于他出任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的任命之后,远在叙利亚督战国家队征战亚洲杯预选赛的南勇,脱口而出,“其实我不愿意在足协干了,因为此前的人没有干好,我接着干也很难干好。中国足球别说未来5年,就是10年也难有大的变化,还是希望别的人能够来干。我干足球已经干腻了,也累了。”他找到总局的领导,希望能够换一个地方。

在这之前,国家体育总局的确考虑过南勇的去向问题,也曾经想把他调离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并为他准备了一个极好的职位;只要到了那个岗位上,今后升任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的机会就更大。后来,因国家体育总局内部无人到足协工作,谁也不愿意接过足球这个烫手的山芋,南勇最终被摁在了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当然,总局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就是爱福克斯的5400万还没有明确说法的时候,南勇也不太适宜离开足协。

2009年1月19日正式出任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之后,南勇的确想要干出一番事业。在杨一民的提议下,他开始推行制度化规范职业联赛,按规律运作中国足球。他用很少的时间睡觉,把更多的时间用在了如何改变中国足球的落后现状上。他出席各种必须出席的活动,在各个场合称中国足球还没有到最低谷,至于什么时候才能露底,他自己也不清楚。他说,“我们只有在青少年足球上有了大的突破,中国足球才可能迎来希望。”

他设计了很多改革方案:比如举办夏令营选秀,让优秀的孩子到国外留洋;比如通过竞聘来产生各级国字号的主教练,不能靠以往的关系上位。他清楚现有的球员已经无法适应国家队的需要,未来四五年内根本没戏。南勇说,“谁不知道他们,国家队不可能指望他们去拼世界杯出线。国家队要树立正气,要体现出应有的精气神……”他说了很多,看上去想彻底改变一下国家队的面貌。

他改组了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和仲裁委员会,看上去这些专业委员会是独立的,尽管南勇依然掌握着最后的签字权,但最起码,形式上做到了独立。他在上任的大会上说,“我会一碗水端平,请大家监督。”每次见到俱乐部的老总,他都会拉着对方了解情况,共同探讨如何搞好俱乐部建设,如何让联赛更加激烈精彩……

他还重新规划了中国足协的部门设置,把原来的“六部一队”扩张为“八部一室”。原来的国家队办公室变成国管部,增加资格部、新闻部。通过交叉的人员安排,完成对中国足协的掌控。

他确实想让中国足协的工作更加体面些,哪怕仅仅是形式上的。更早的时候,他曾经处理过范志毅和郝海东的大佬之争,让一对多年的冤家,在2001年十强赛上激情拥抱;他曾经铁面无私地开除参加2008年1月阿联酋邀请赛的“问题球员”;他曾经在很多大事面前坚持原则……

2001年十强赛以及2002年韩日世界杯前后,南勇对工作是认真的,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身体。由于过度劳累,南勇那时候曾经因为胃部大出血住院。据悉,医生从里面抽出了不少于两大碗的血。阎世铎到医院看到虚弱的南勇,听医生讲解了出血的程度之后,当场落泪。

阎世铎掌控中国足协期间,一共三次流泪。一次是因为米卢率领的国家队在上海四国邀请赛期间,就是赢不了朝鲜队。阎世铎当时看到朝鲜队的四五名球员买一瓶可乐和一瓶水喝,联想到中国队奢侈的场景,他泪流满面,脑袋不断撞向边上的铁栅栏,吓得中国足协官员紧紧抱住他,以为他要自寻短见。第二次就是因为南勇累得胃部大出血,第三次是2004年在武汉为沈祥福的敬业和高贵品质唏嘘不已。

不过,南勇在1998年以来背后做的很多事情,都糊弄不了中国足协内部的一些官员,以及圈内的一些人士。早在4年前,就有人说过,“南勇的胆子很大,他迟早会出事的。”在谢亚龙被全国球迷骂得狗血喷头的时候,大家都在猜测谁最有可能接替谢亚龙,一名中国足协德高望重的官员说,“谁接替谢亚龙都行,就是他(南勇)不行,因为这个人太阴了。”

南勇最长袖善舞的是“摆平”相关事件。既然是摆平,就必须要摆来摆去,就在这种摆来摆去的境界中,南勇迷失了方向。

这就是人的两面性,他把一个光辉的形象展示给了外界,同时也把卑劣的形象留给了那些一直在暗中注意他的圈内人。他绝对不是坏人,无法确定他是不是个好官,但他肯定不是一个清官。

他有着浓重的江湖义气,又坚持着共产党员的原则。他有时候心眼小得像针鼻,有时候又大得像水池。

一个复杂的多面体,一如每一个落马的位高权重者。

  • 上一篇:命运有时候很诡异
  • 下一篇:他满脸是笑却仿佛满身是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