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成为一个难以解开的谜团

hexjlxm 世界杯知识 2022-01-05 11:01

南勇的家乡在延边。

因为经济环境以及企业对足球的兴致不是很高,吉林延边足球队的商务环境受到比较大的影响。除了个别年份之外,延边队的成绩都差强人意,在甲A的时候,大多数年份也是在苦苦保级。1997年取得史上最好的第四名之后,延边队在1998年陷入困境,不得不为保级苦苦挣扎。最后几轮,中国足协裁判委员会都要派人到那些敏感的赛区“监督”,以防止出现意外情况,南勇曾经利用自己副主席的身份,调换足协已经确定的各赛区“特派员”。

1999年之前,因为刚来时间不是很久,南勇还没有主管联赛业务。1998年,甲A联赛的敏感场次越来越多,“黑哨”的问题也越来越严重。还剩最后几轮的时候,中国足协都要向那些敏感的赛区委派“特派员”,让他们密切注意比赛的动向,如果有异常情况须及时汇报。当时,中国足协让那时在裁判委员会工作的蔚少辉到吉林延边赛区,张健强去河南赛区……南勇得到消息之后,就找到当时负责这件事情的职业部负责人郎效农,提出能不能调整一下各赛区的“特派员”。郎效农非常为难,称这件事情已经确定下来,不可能再改变了。

南勇没有回避,也没有畏难,只是表示,“协调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这些事情我去处理。”郎效农当时就不同意,南勇后来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和地位,让去吉林延边赛区的“特派员”换成了自己人,原本被派往延边赛区的蔚少辉,后来被改派到了河南赛区。当时,说话办事很冲的蔚少辉就说,“这不是明摆着派自己的人去帮延边嘛。”

南勇是不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帮助了自己的家乡球队,我们在这里不下一个直接的结论,聪明的人们可以展开自己丰富的想象去思考,相信会有一个相同的答案。再后来,2000年年底,吉林延边队从甲A降至甲B。延边队因为财务危机难以继续支撑下去的时候,又是南勇牵头最终使其卖给了宋卫平的浙江绿城(现称杭州绿城),当年的价格是2300万人民币。贵为中国足协副主席的南勇,在吉林延边队的转让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当他在2010年1月15日被公安机关依法传讯之后,就有圈内人士指出,2000年年底的那桩买卖,南勇可能不仅仅是牵线那样简单。

永远成为一个难以解开的谜团

世界杯直播

作为中国足协的副主席,掌握的中国足球资源远远大于一家俱乐部,权力的延伸和暗藏的机会也要比其他人士大得多。南勇牵线浙江绿城,扮演的角色是复杂的:既是牵线搭桥的中间人,又是拥有极大权力的中国足协副主席,还是主管联赛和国家队的实权派人物。在国家队参加世界杯预选赛炙手可热,在联赛还没有出现危机的时候,南勇这样的身份和角色,必然给大家留下诸多想象的空间。尤其是,他曾经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私下调整业务部门早就确定的“特派员”,难免不让人怀疑他会利用这次牵线搭桥的机会,为自己谋得更多的利益。

到底是怎么回事,可能会在南勇案件结束的时候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当然,也可能永远成为一个难以解开的谜团。有些事情,本来就是没有答案的。

附上当年参加甲A联赛的吉林延边队的小资料:4,1997年在老帅崔殷泽的带领下,吉林队以8胜5平9负积29分的成绩取得了历史上的最好成绩第4名。从这方面上来看,“4”对于吉林队来说代表着一种荣誉。但从另一方面看,“4”也是一种耻辱的象征。崔殷泽在1997年创造奇迹之后,1998年的前6场比赛中竟然输了4场,不得不提前走人。2000年吉林队降级的时候全赛季仅胜了4场,同1996赛季一样成为赢 球场次最少的一年。

5,在甲A参赛场次超过150场的队伍中,吉林队成为最稳定的队伍,在七年甲A的生涯中仅仅出现过5位主教练,分别是李虎恩、郑钟燮、崔殷泽、高晖和廉胜必。其中李虎恩带队的场次最多,为57场;崔殷泽带队的成绩最好,不仅取得过第4名,而且32.1%的胜率也是5位教练中最高的。

17,这是2000年吉林队降级时获得的分数,与倒数第二名厦门厦新还有6分的差距。巧合的是那一年他们也正好输了17场球,这也是他们七年甲A生涯中输球场次最多的一年。

163,在13支参赛场次超过150场的甲A队伍中,吉林队是攻击力最弱的一支队伍,在所参加的166场比赛中仅打进163球,进球数在13支队伍中为最少。算一算平均每场比赛的进球数,吉林队也仅比八一队略强,八一队的196场比赛中打进189球,平均每场进球0.96个,而吉林队的平均每场进球数是0.98个。

  • 上一篇:南勇问题的本质是权力寻租
  • 下一篇:最诱人的味道是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