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预选赛会给整个中国足球带来积极深远的影响

hexjlxm 世界杯知识 2022-01-05 10:51

1997年7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江泽民向全世界郑重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成立。与此同时,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一任行政长官董建华在庄严的仪式上宣誓就职。举国上下一片欢腾。

这一年,英国发动了一次足球打假行动,以遏制假、赌、黑等猖獗的势头。英超历史上涉嫌球员打假的疑案发生在1997年。当时《太阳报》报道,利物浦队门将格罗贝拉和温布尔登队门将塞格尔斯赛前被远东赌博集团贿赂,在比赛中故意丢球。英国法院对这两名门将以及涉嫌为他们打假球穿针引线的另一名球员法沙努进行了为期34天的审判,由于陪审团就判决无法达成一致,最后只好将他们无罪释放。

远东赌博集团随后改变了策略,不再收买球员打假,而是将目标瞄准了球场照明设备。1999年,英超赛场连续发生三起球场照明灯突然熄灭现象。英国警方随后参与调查,发现有赌博集团的人暗中捣鬼。他们买通了球场管理人员,偷偷在照明设备内安装了一个小型遥控器。比赛进行中间,一旦出现赌博集团事先希望的比分,他们就会遥控切断电源,导致比赛无法进行。按照足球赌博规矩,当时结果即为比赛最终结果。英国警方经调查发现,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一些大型赌博集团已经盯上了英超联赛,有时下注会高达3000万英镑。他们随即展开追查,将4名破坏球场照明设备的男子抓获,每人被判4年监禁。

从此之后,远东赌博集团似乎忌惮于英国警方的厉害,放弃对英超的骚扰。

这一年,中国足坛的假球和赌球暗中高涨,南勇在看不见的一种危机中走进了人们的视野。1997年9月份,风华正茂的南勇,从国家体育总局人事司正式调到中国足协,担任正处级副主席。他也想借助香港回归的喜气,让自己的事业更加蒸蒸日上。

1998年8月22日,在中甲联赛中,陕西国力客场2比3输给云南红塔,愤怒的贾秀全认为本队3号隋波打了假球,一时舆论大哗。在舆论和社会各界的压力下,中国足协不得不首次面对“假球风波”,首先出镜的是中国足协副主席南勇。那时候,还不知道足球池水深浅的南勇,根本就没有到长袖善舞的地步。很是青涩的他,面对电视镜头的时候,居然用了十七个“这个、这个……”,向全国直播之后,给观众留下很坏的印象。

这个事件,还让南勇和张吉龙的关系发生了急剧的变化,两个人从此始终磕磕绊绊。那时候,张吉龙是分管宣传的领导,新闻发布会一般都由他出席。偏偏那次发布会让南勇去了,因为南勇实在不了解联赛的状况以及相关的情况,就出现了那闻名天下的17个“这个”。

南勇内心非常恼怒,他认为这是张吉龙故意让他去出丑的。一直到张吉龙去奥组委工作,两个人的关系都没有修复。奥运会结束之后,早就升任正局级干部的张吉龙,本来有机会到中国足协担任党委书记一职。但是,听说南勇可能担任一把手之后,张吉龙以身体不佳为由坚决不去足协工作。

正是从那17个“这个”开始,南勇像某个派别的“教主”一样埋头修炼,终于在1999年修成正果。这一年,他从中国足协副主席张吉龙的手中接过了职业联赛、国家队等重点项目的管理权,也开始了他权力寻租的黑幕发家史,并在十强赛时达到高潮。

2000年,由南勇担任团长的中国国家队代表团,在韩日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上顺利晋级十强赛。

这一年的2000年12月27日,《国务院关于实施西部大开发若干政策措施》已经正式出台,并将从新世纪的第一天开始实施。这标志着我国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迈出实质性的步伐,它将对我国西部地区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踌躇满志的南勇对那届国家队也充满了信心,预知这次世界杯预选赛会给整个中国足球带来积极深远的影响。

世界杯预选赛会给整个中国足球带来积极深远的影响

世界杯直播

后来证明,南勇是有远见的。

米卢率领的中国队,正是范志毅、郝海东、李明、李玮峰、于根伟、李霄鹏等球员的事业顶峰期。中国足协相关高层一直在亚足联内部做着公关,力求在十强赛抽签的时候,能够避开伊朗、沙特等强队,那样出线的几率就会超过60%。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在其他人还没有明白其中深意的时候,沈阳那边早就开始了承办十强赛的行动,而他们重点攻克的对象就是南勇。

南勇是沈阳体育学院的学生,和沈阳体育圈以及足球圈有着错综复杂的关系,沈阳市体育局的一位主要领导还是他的同学。正是因为这些关系,沈阳在承办十强赛主场方面走在了前面。当时,西安、广州、成都、武汉、天津等多个城市都有意承办,在没有公开竞标的情况下,沈阳从一开始就已经成为十强赛的主场。那时候,承办这样的比赛是要交费用的,有的说是500万,有的说是600万。决定归属的,自然是主管国家队的南勇。像2008年奥运会国奥队的主场比赛,天津非常想作为主场承办比赛,但是他们不想交500万元的费用。结果,最终拿到主场资格的还是沈阳。

在确定承办城市的时候,承办费用是否如实打到了中国足协账户?南勇作为主管国家队事宜的领导,是否从中收取了贿赂?相信公安部门会从已经被刑拘的南勇身上找出答案。曾经和沈阳一起角逐十强赛主场城市的一些足球圈人士表示,“谁都知道是怎么回事。沈阳市体育局的局长和南勇是同学,他曾经在沈阳体育学院读书,各种关系都在那里呢。另外,没有公开招标就确定沈阳了,背后肯定会有勾当。至于因为十强赛主场的事情拿了多少,就不好说,可能会很大,因为谁都知道十强赛能够为主办方带来天文数字的利益。当时承包门票的公司不是说了吗,4个主场的门票收入就达到了7700万,可想而知利益有多大了。”

坊间一直传言,中国国家队2001年十强赛时,仅仅落户沈阳这件事情,南勇从中获得的利益就高达100万。当然,这是否属实,我们无从知晓。十强赛时的利益远远不止这些,中国足球作为“金蛋糕”的形象,当时在2001年的沈阳十强赛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人民币像滔滔江水,不断流进和十强赛有关的所有单位、个人的荷包。在承办权方面具有决定权的南勇,从中分得自己劳动所得,无可厚非。遗憾的是,南勇是掌握着公权力的官员,如果他从中堂而皇之地拿不应该拿的钱,久之必然成为“黑金”的保护伞。

当时,曾经有人想找掌门人阎世铎理论,质问中国足协为什么不公开招标。结果,有和足协高层关系好的人捎信说,“如果你没有和人家抗衡的能力,就闭嘴练好你的耐力。找阎世铎也没用,十强赛主场必定是沈阳的,所有因素早就决定好了的。”正是通过这些话语,足球圈内的其他人士,包括那些也非常想要拿到十强赛主场主办权的地方官员,终于明白要想拿到肯定火爆异常的十强赛主办权,绝非是球市和上座率本身的要求那么简单,后面还有一条巨大的利益链条。

当年十强赛的问题还不止这些。按照2001年官方公布的数字,每个主场售出的票数是45000张。事后,所有人都不相信这样的数字,因为,每个主场都是爆满,按照当时沈阳五里河体育场的座位数,估计每场比赛的观众人数应该在6万。如果真有这样的事情,每个主场就会有15000张门票不在公开的数字之内。4个主场就是60000张,按照每张门票平均最低400元计算,就有高达2400万元的额外收入。果真存在,如此巨大的额外收入流向何处?是不是所有那些参与了此事的人都拿了?这些还要看已经落马的南勇是否能够给出答案。

马克思有句名言: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鲜血和肮脏的东西。当中国足球突然被资本绑架之后,必然贴上肮脏的标签。

  • 上一篇:南勇在立交桥上迷路了
  • 下一篇:十强赛曾点亮一个火热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