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审团看了事发当时的录像带

hexjlxm 世界杯新闻 2022-01-31 00:59

遇难家属代表琼斯说如果被告下令警察阻拦或关闭通向三区和四区看台的通道,这一悲剧是完全可以避免的。他认为警察应该为场地上和看台上的世界杯直播观众的安全负责,就像飞机的飞行员和副驾驶有义务照顾旅客的安全一样,他们没有引导球迷离开拥挤的看台导致了渎职罪,造成的结果等同于谋杀。琼斯还陈述,达肯费尔德在比赛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刚被任命为希斯堡的警察负责人,在悲剧发生后几分钟时曾向国际足协的格雷汉姆·凯利快速汇报了事故的原因,并承认自己对此负有责任。琼斯说:“他意识到格雷汉姆·凯利几分钟之内就会向媒体宣布情况,于是他开始试图推卸责任,将其推到观看比赛的人们身上。是达肯费尔德因为在十字转门那里的冲突十分激烈而命令打开通道大门的,他非常不诚实地向他们隐瞒了这一点。”

琼斯还补充说,达肯费尔德后来给了凯利两种说法,第一种是大门自己因为人员拥挤而被挤开,第二种是他下令打开大门是因为害怕引发群众混乱。六星期之后,达肯费尔德在向公众道歉面对大家的提问时改变了自己的说法,改口指责是利物浦的观众导致了这场悲剧的发生。法庭听取了达肯费尔德在早先一次闻讯种所作的陈述,他自称并不想下令打开大门,因为这样会允许可能还会是醉鬼的无票球迷混入场内,但是他别无选择,因为当时从场外传来消息,如果不这么做可能会造成死伤情况。

陪审团看了事发当时的录像带,遇难者家庭成员在四个小时的播放过程中流下了伤心的眼泪,有几个人甚至转身离开了法庭。录像带的开头是莱滨路尽头的体育场大门,悲剧就发生在这里。解说员向陪审团指出了那扇紧闭的大门,那天在达肯费尔德的命令下被打开,允许大量球迷涌入第三区和第四区,因此导致了悲剧的发生。录像带中陪审团也看见了连接看台的通道,那天警察也没有锁上,致使上千的球迷一涌而入。根据录像上的时间显示,C门在下午2:52打开,数以千计的球迷涌入通往第三区和第四区的通道。琼斯说场地外的一个负责人曾经四次要求将大门打开七分钟,以缓解十字转门那里的压力。场地内拍摄的录像带显示第三区和第四区在下午2:40的时候已经人满为患,但是其他区还有很多空余的地方。琼斯告诉评审团在场的两位负责人都没有采取任何措施,直到下午3:06另一位负责人开始插手。他说到那时为止,一些人们已经因为不堪拥挤越栏而出了。他还向警察出示了当日值班的警察控制室的实体模型,已经无法带陪审团实地验查,因为原先的控制室已经被拆毁,正在修建新的。利物浦球迷柯林·马里潘尼生动地描述了当时在看台上的感觉:“我的双脚已经被架空30-40英尺了,我没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直到我双脚落地,紧贴着第三区的栏杆站着,在接下来的15分钟里在那个地方动都不能动,那种情况就像打仗一样。”

陪审团看了事发当时的录像带

陪审团看了事发当时的录像带

高院法官毛里斯·凯认为体育场十字转门那里在开球前一个半小时的确十分拥挤而混乱,他说:“当时的局势看起来好像是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太多的人都挤在一小块地方上。几分钟之后,有人开始不得已推推搡搡,在这么小的地方挤了这么多人,是在是让人难受,人们发现要出大问题了。”

柯林·弗兰利说曾有媒体记着试图提醒警察:“有记者试图拦住警亭中的警察,对他说,“你难道没有看见现在的情况吗?”。”

格雷汉姆·凯利在法庭上说在比赛被迫停止后15分钟,他曾与达肯费尔德碰了一次头。根据他的陈述,达肯费尔德告诉他球迷们闯过了一道门,在看台上造成了混乱,而且还对凯利说出了大问题,比赛就要被迫停止了。凯利和达肯费尔德的助手威廉姆·克莱格都认为警察有责任保护观众不受袭击,但克莱格告诉凯利当球迷在球场上的时候,警察对他们不负有责任,对此凯利回答说俱乐部作为安全执照的持有者应该对此负责。克莱格还向法庭指出:“他的(达肯费尔德)工作就是保护人们的安全,并不是将人们陷于危险的环境之中。”

  • 上一篇:球迷人数太多造成了希斯堡事件
  • 下一篇:认为警察应对当时的情况负责